嬴政將自己知曉的,不管是正確還是錯誤,全部都告訴了公輸仇,他相信以公輸仇的謹慎性格一定會不斷地試驗。

更何況,不管是對錯,超越千年的理念,在這個時代,終究是一種啟迪,對於尚工坊都是一種刺激,可以舉一反三。

一念至此,嬴政說的更加的起勁了!

。 秦有道也正想和女七談談怎麼應對的事,當下告別了猴老,向山上而去。

猴老看着秦有道的背影,嘴角始終噙著笑,眼中更是放出智慧的光芒,彷彿一切盡在把握一樣。

秦有道一路上思考該如何和女七聊,對於他來說,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修鍊,男女之事真的是可有可無。

他一個穿越者,放着好好的仙不修,整天亂搞男女關係,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但天道無常,有時候你越想跳出是非圈,卻發現自己才是那個是非人。

秦有道嘆了口,他真的就想安靜的修個仙。

再次來到猴老的院落,門開着,正好看到一個曼妙的背影盤膝而坐。

她的變化好像有點大,長發已經垂到了地面,蒲扇開來。

並且,原本烏黑的秀髮上閃著點點綠色的熒光。

自她髮絲中露出的耳朵已經與人類一樣,小巧精緻。

她的氣息似乎更強了,而且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秦有道感受到的壓力很大,他很驚訝化形丹的效果,短短几天女七就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小七姑娘……」

女七唰的睜開眼,眼中迸射出一縷金芒,豁然轉頭。

秦有道嘴巴張了張,後面的話噎了回去。

女七還是之前的樣子,只是五官比以前更精緻了些,氣質更加輕靈。

不過,從她瞪圓的眼中能看出,她似乎壓抑著很大的怒氣。

「你來的正好,我剛想去找你。」

秦有道心裏一稟,急忙道:「小七姑娘,若不是怕影響你修鍊,我早就想來尋你了。」

女七臉上出現一絲委屈,「你還想來尋我?怎麼?迫不及待了?」

「你誤會了。」

秦有道解釋道:「我對你絕對沒有其他心思,我只是想來找你聊一聊應對的策略。」

「還有什麼好談的?難道你還能改變爺爺的決定不成?」

秦有道老實回道:「不能,不過我們可以迂迴一下,我是這樣想的……」

「停!」

女七直接打斷他,「縱使你有什麼想法,等打過之後再說。」

秦有道一愣,「打什麼?」

女七嘴角一翹,「你記心這麼差嗎?前幾日我們的約斗還沒進行呢。」

女七說着,自身的氣勢也在一分分的增強,越發強橫。

秦有道警惕的後退一步,女七的強橫氣息讓他意識到二人的差距。

「小七姑娘,你現在什麼修為?」

看着秦有道的反應,女七心裏舒服了一分,哼了一聲道:「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我試你個大頭鬼!

秦有道臉上賠笑道:「小七姑娘修為高絕,我認輸行不行?」

「不行!」

「大家都是文明人,我們一笑泯恩仇如何?」

「我是妖,不是人,我們妖一旦有了約定,就一定要履行,否則道心不暢。」

「嚴重了嚴重了,要不這樣,你先聽聽我的辦法,說不定你聽了道心就暢了。」

「廢話真多,現在就開始吧。」

話落,女七已經出現在秦有道眼前,她臉上鼓著怒火,白嫩的拳頭帶着碾壓之勢揮來。

這母猴子瘋了~

秦有道只來得及產生這一個念頭,人就如炮彈一般被掀飛出去。

……

幾裏外的草溪之地,猴老看着山的方向,兩眼生輝。

他撫須而笑,「發泄發泄也好,總憋在心裏會影響道心的,只要你能鎮壓住這小子,爺爺就放心了。」

此刻的山頭已經狼藉一片,到處都是被秦有道撞斷的樹木和竹子。

唯一倖免於難的只有猴老的小院,是因為秦有道和女七都在盡量避開。

秦有道再一次從斷數叢中爬起來,他的衣衫已經襤褸不堪,不少地上都露出了結實的肌肉。

女七則神清氣爽的站在小院門口看着他。

秦有道鬱悶至極,女七現在的修為絕對是假丹境界,雖然他不是完全沒有還手的餘地,但不可否認,這絕對是一場完虐的戰鬥。

「小七姑娘可滿意了?」

女七哼了一聲,倔強道:「我必須明確一點,我不想嫁人,我就喜歡一個人無憂無慮。」

秦有道知道她是單純的倔強,也立馬回道:「明白,我也曾說過,我不想要什麼道侶,我也更喜歡過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生活。

真的,你不知道,在我們人族,靈石太難賺了,養女人可費靈石了。」

女七滿意的點點頭,算是有了共識,「現在你可以說你的辦法了,爺爺已經定下了行道禮之日,這次若再不成,就再沒有機會了。」

秦有道一愣,「已經定下日子了?怎麼沒有通知我?什麼時候?」

「道宮建成之日。」

秦有道一琢磨,照目前的進度,以及那群如同吃了槍葯的猴子的幹勁,不日就能建好。

女七又催促,「好了,別磨嘰了,快些說來聽聽。」

「好,我是這樣想的。」

秦有道組織著措辭,生怕自己沒說完,這母猴子再給自己一拳。

「首先,猴老的決定已成定局,我們改變不了。

既然如此,我們不如順了他意……」

女七秀眉一挑,怒道:「這就你你的辦法?」

「別急別急,我話還沒說完呢。」

秦有道急忙擺手,默默的退後了一步,「我是說假的,我們只是順他意走個形式罷了,我們之間並不會發生什麼實質的事情,你看如何?」

女七依舊氣嘟嘟的道:「你以為我沒想到這個方法嗎?

爺爺讓我和你結為道侶的目的,是為了後嗣,我們可以騙的了一時,還能一直騙下去嗎?

還有,結為道侶需要發出心靈血誓,又豈是兒戲?」

秦有道解釋道:「不用太久,猴老答應我,等你我行完道禮,就將先輩遺留的線索給我,我會儘快研究出結果,然後找機會離開

只要我一走,你依舊還是那個猴族的小公主。

至於心靈血誓,也只是確認你我關係的一個誓言罷了,我只是離開了猴谷,又沒有違背誓言,對你我又有何影響?

何況,我萬一沒有成功離開,也是身死道消的下場,我一死,誓言自然也就不作數了。」

看着秦有道坦然言談生死,女七心裏隱隱有些不忍,但也想不出別的辦法。

秦有道看着女七的神色,應該是接受了自己的提議,鬆了口氣。

「你……」

女七臉上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你先回去換身衣服吧,我還需鞏固一番。」

秦有道低頭看看自己的乞丐服,無奈笑了笑。

今日這頓揍是白挨了。

這母猴子瘋起來真是六親不認。

秦有道想到猴子的性格確實容易急躁,也就釋然了,雖然成了化形大妖,但本性難移啊。

只是讓秦有道沒想到的是,在第二日的時候,女七親自端著些水果送了過來,又恢復了初識時的溫婉。

之後又主動邀請秦有道去道宮施工現場巡視。

秦有道開始不明白,後來想了想,就瞭然了。

都說猴子精,確實如此,這還沒行道禮呢,就已經入戲了,其目的不過是為了迷惑猴老罷了。

秦有道覺得這樣做並不好,連自己都能看出她那點小聰明,猴老上千歲的老妖,又怎麼看不出呢?

不過猴老表現的很高興,好像對女七的態度很滿意一樣。

這樣,秦有道就成了唯一一個滿腦子問號的人。

又三日,在道宮封頂的前夕,猴谷忽然「吱吱吱」聲大作。

秦有道從打坐中醒來,皺着眉頭走出竹屋,看見四面八方的猴子飛快的向河邊奔走,嘴裏吱吱叫個不停。

秦有道一把抓住一隻猴子,看着它迷惑的眼神,和它對視半天,又隨手扔開了。

他差點忘了,他不會猴語,猴子也不會人話。

於是就跟着猴子一起向河邊走,想來是發生了什麼事。

來到河邊,密密麻麻的猴子對着迷霧的方向吱吱吱的叫,聲音凄厲。

最前方是一群大馬猴。

秦有道費力的擠開猴群,他的表情漸漸變成了驚訝。

「師姐,你怎麼也進來了?」 「是誰?」

秦風警惕的朝著外面喊道。

「主人,我是加百列,我回來了!」

加百列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過來。

聞言,秦風和林允兒一陣狂喜,沒想到,加百列居然返回了大夏,而且還找到了他們的住址。

興奮之下,秦風推著輪椅來到房間門口,打開了房門。

於是加百列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輪椅上的秦風,她臉色頓時一沉。

「主人,您怎麼回事,怎麼變成這樣了?」

當時離開機場的時候,秦風雖然身體虛弱,受了重傷,但至少還能站起來。

而現在很明顯,雙腿已經廢了!

秦風微微一愣,才想起,加百列還不知道自己雙腿已經斷掉的事情。

他勉強一笑,「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發生了一些意外而已,你先進來再說。」

加百列點了點頭,手裡拿著一個沉重的箱子,走進了秦風和林允兒的住處。

進來之後,便是看到了這個破舊的房間,周圍的傢具,全部都是二手的,已經非常陳舊。

就倆床鋪也搖搖晃晃,似乎隨時可能塌陷的模樣。

看到這一幕,加百列內心頓時受到了強烈的衝擊,一股從未有過的憤怒情緒,從心底蔓延開來。

「主人……這!」

加百列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

然而秦風這些時間,早已經習慣了自己的處境,擺了擺手,笑著說道:「不用擔心,我和允兒現在過得很好,快給我們說說的你的情況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