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爾很知足,因為這場戰鬥不算什麼,大頭還在後面。

……

「我有話要說……」

隊伍行進到了最後一個哨兵據點之後,前進營地中唯一的倖存者,在開戰之前就被帕爾凍住虎婭大聲嚷嚷起來,但她嚷嚷的對象不是帕爾,而是蘭迪,這隻隊伍的指揮者。

「什麼事?」

蘭迪也知道帕爾逮著了一個自稱自由聯盟成員的虎頭獸人,在虎骨部落里的地位還挺高,所以聞訊趕了過來,想要看看虎婭到底想要說啥?

「你是這支隊伍的指揮官?」

「是。」

虎婭確認蘭迪的身份之後又提出了之前的要求,戰鬥之後她要帶走虎骨部落中所有的奴隸,這次她拿出了真材實料,說要用虎骨部落大部隊的情報來換。

「你先說說情報。」

蘭迪眯了眯眼睛,也不知道虎婭要是說出情報之後他會不會信守承諾。

「先給我鬆綁。」

虎婭動了動身體,此時的她被綁的嚴嚴實實的,根本掙脫不開,再說了,就算掙脫開了,已經身在重重包圍之中的她也逃不了。

所以蘭迪抬手命令手下給虎婭鬆綁。

虎婭被鬆開之後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然後從懷裏掏出了一個小布包,又從小布包里掏出了一張捲軸。

「蘭迪指揮官,為了防止意外,我覺得還是簽訂一下契約為好。」

虎婭舉了舉手中的契約捲軸,蘭迪一看,神情嚴肅起來,他本以為虎婭說的什麼情報是忽悠他,這下子連契約捲軸都拿出來了,那虎婭知道的關於虎骨部落大部隊的情報真實性就有了保證。

如果知道了,在臨戰之前是一大優勢,可以直接進行斬首行動什麼的。

只是……

蘭迪看向了不知何時湊過來的帕爾,之前帕爾跟他說過,這次的功勛什麼的他可以不要,就要虎骨部落的奴隸,這事情就得商量商量了。

於是蘭迪低聲跟帕爾商量了一下,問帕爾是否能換一個要求。

「契約捲軸?」

帕爾沒有回答,而是打量了一下虎婭手中的契約捲軸,然後笑着說道:

「虎婭,你想要的奴隸在之前蘭迪已經許諾給我了,但我也想一會兒打得輕鬆點,這樣吧!我和你簽訂契約。」

「也行,反正如果奴隸不讓我帶走的話遭殃的也是你。」虎婭想了想,想到之前帕爾竟然凍了她之後還將她甩到雪地里,頓時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很好。」

帕爾笑了,笑得很開心,尤其是契約簽訂完畢之後,他笑得更開心了。

……

契約簽訂,虎婭收好契約捲軸之後沒有廢話,直接道出了她所知道的虎骨部落大部隊的情況和其中有哪些強者。

其中最強的當然是虎骨部落的薩滿,虎骨部落的薩滿就叫虎骨,這是一個世代相傳的名字,這代的虎骨有着白銀級的實力。

但因為獸人薩滿的能力偏向於輔助,所以薩滿虎骨暫時被蘭迪和帕爾忽略了,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虎骨部落里白銀級的虎頭獸人身上。

「虎皮是現任族長,前不久突破到了中級白銀,擅長使用雙刀……」

虎婭講的很仔細,帕爾和蘭迪也聽得很仔細。

等虎婭講完了,帕爾看向皺眉沉思的蘭迪,問道:「你真的有把握嗎?」

不怪帕爾會如此問,聽完虎婭的講述他才明白一會兒要打的是什麼樣的敵人。

為了這次行動,虎骨部落舉族來襲,這是一個一萬人左右的中大型部落,其中一小半是虎頭獸人,一大半是奴隸。

不算奴隸,不算老弱病殘,再減去已經被消滅的前進營地那四百名虎頭獸人,一會兒眾人要面對的差不多是三千左右的虎頭獸人。

因為老弱在虎頭獸人之中占的比例很低,所以還會有這麼多的虎頭獸人。

蘭迪的士兵還有不到五百人,這是一比六啊!

更別說在場眾人中沒有一個白銀級職業者了。

沒錯!蘭迪他不是白銀級,只是青銅級巔峰,無限接近白銀級罷了,他打得過虎骨部落的族長嗎?

「有把握!」

蘭迪抬起手臂,他手上的一枚收納型靈具戒指閃爍起來,最後上面出現了幾道裂痕,一個一米多高,三米多長的重物才被取出,砸在了地上。

「這是我們靈城的秘密武器。」

……………

嗷嗷嗷嗷嗷嗷!!

佐助在森林裡橫衝直撞,忽然身形猛地一頓。

他沉重的呼|吸…

「呼…呼….呼…」

刷啦啦….

周圍的灌木叢里有什麼東|西在移動。

風吹著樹林,沙沙作響。

佐助沉重的呼|吸

《開局獲得仙人體!》27氣氛一度叫焦灼起來 沈奇聽着趙厄的敘述,心裏也積攢了不少怒氣,不過現在還不是跟趙厄算賬的時候,而且他出手殺死趙厄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順,想要讓蜀山本地人看清楚趙厄、趙霜還有蜀山劍館的真面目,就必須用另外一種方式,所以沈奇直接把這裏的情況告訴了吳老,他相信吳老知道該怎麼做。

把情況告訴吳老之後,沈奇發出兩道靈氣,將兩名少女所中的控制邪法解除,兩名少女的眼神中的狂熱和崇拜瞬間就變成了迷茫,在數秒之後似乎才明白她們都經歷了什麼,一個發出驚恐尖叫,另一個則是默默流淚。

沈奇見狀,再次發出兩道靈氣讓兩名少女睡過去。

突然明白事情的真相,對她們的打擊是非常嚴重的,而沈奇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們兩個,所以還是讓她們兩個先睡過去,等專業的心理導師來了之後再對她們進行開導吧。

安撫兩名少女的時候,沈奇心中對趙厄和趙霜的恨意再一次加深,這還只是他看到的兩名少女,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還有多少人受到了這樣的迫害?

沈奇抓住趙厄和趙霜兩人,身形一閃就離開了那棟別墅,沒有引起別墅周圍那些守衛的注意,再次出現的時候就來到了半山腰。

在下山的過程中,倒是遇到了趙厄培養出來的守衛,不過都被沈奇直接打暈了。

下山之後天色就開始發暗了,沈奇帶着趙厄、趙霜兩人直奔劇組而去。

根據趙霜和趙賢的對話,趙賢現在多半已經帶人去了劇組那邊,隨時準備對姜菲菲他們出手,逼迫姜菲菲就範,既然趙賢有這種準備,他當然要給趙賢送去一份大禮。

劇組內。

姜菲菲從沈奇那裏得到了保證,已經完全放鬆下來,因為她相信沈奇的能力,既然沈奇已經開始調查這件事了,那趙賢倒霉的日子很快就要來了。

中午的時候因為趙賢帶人攪局,原本想要利用聚餐的時候給劇組所有人打氣的目的也達成,所以只能改到了晚上,地點依舊是蜀山大酒店。

不過姜菲菲這邊的一舉一動都被蜀山劍館的人監視了,他們前腳進入蜀山大酒店,趙賢後腳就帶人進去了。

既然已經決定要用暴力手段脅迫姜菲菲就範,那就沒有必要再演戲了,所以趙賢在進入蜀山大酒店之後就讓酒店的工作人員把出入口都封死了,嚴禁任何人出入,打算來一場瓮中捉鱉。

一切準備就緒,趙賢帶人直接闖進了姜菲菲所在的包間,跟在他身後的還是那十幾名蜀山劍館的弟子,只不過他們已經沒有了中午時的偽裝,所有人都是氣勢洶洶的樣子。

導演和製片人看到趙賢帶人闖進來的時候,臉色一下就變了,悶着頭不敢說話。

他們都知道蜀山劍館在蜀山的能量,如今趙賢帶人闖進來,這就是要翻臉的架勢,誰敢在這個時候跟趙賢對着干,那就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姜菲菲給他們開的價錢雖然高,但也沒有到了讓他們值得用身家性命做賭注的程度。

連導演和製片人都是這種反應,劇組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一個個低着頭不敢說話。

趙賢看到眾人如此反應,心中很是得意,大喇喇地來到姜菲菲面前,伸手就要去抓姜菲菲,卻被姜菲菲一巴掌打掉了。

「趙賢!我警告你,不許碰我!否則我一定讓你後悔!」

趙賢哈哈大笑,「你讓我後悔?就憑你身邊這些人,誰敢跟我們蜀山劍館作對?你不是計劃明天要召開新聞發佈會嗎?我已經替你想好了明天新聞發佈會的內容,你不光要宣佈電影要在蜀山進行拍攝,而且你還要加上一條,那就是你姜菲菲已經是我趙嫻的女朋友了。」

「想都別想!」

姜菲菲看到趙賢這副嘴臉,更覺得趙賢噁心,如果不是她確實沒有那個本事,她恨不得現在就給趙賢一巴掌。

「如果你敢動我,沈氏傳媒一定傾盡全力對你、對蜀山劍館展開報復,沈家也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趙賢冷笑,「少在這裏說大話,你所依仗的不過就是沈奇和沈家,但是你不要忘了,這裏是蜀山,就算王烽來了也要老老實實聽我們蜀山劍館的話,沈奇和沈家算什麼?他們有這個本事嗎?」

說話間,趙賢再次伸出手去抓姜菲菲,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看了就在趙賢的手快要碰到姜菲菲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出現,瞬間就把趙賢彈飛出去。

可憐趙賢根本沒有任何準備,啪的一聲撞到牆上,身體就跟散了架一樣,又順着牆面滑了下來,砰的一聲摔到地上。

也就趙賢跟着趙霜練過一段時間的功夫,身體素質還算可以,遭到反擊之後也能堅持一下,不至於直接暈過去。

不過他要是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肯定會選擇直接暈過去,這樣還好受一點。

趙賢帶來的師弟看到自家大師兄不明不白被打飛,心裏一驚,急忙衝過來。

「大師兄,你怎麼樣?」

趙賢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看向姜菲菲的目光帶上了幾分驚訝,他想不明白剛才是怎麼回事,姜菲菲明明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怎麼會爆發出這麼強大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沒有看到姜菲菲出手!

難道姜菲菲已經強到瞬間出手將他打飛,就連他都無法察覺的程度了嗎?

這不可能!

導演和製片人也看到了這一幕,心中震驚之餘也覺得痛快,因為趙賢這種戲霸終於被人教訓了,只可惜現在的局面還不明朗,他們依舊不敢把內心的想法表現出來。

劇組其他人就更是如此了,幾乎要把腦袋扎到桌子下面,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的樣子。

姜菲菲看到趙賢不明不白就被彈了出去,頓時明白這是她身上帶的那個玉石吊墜生效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趙賢,不要以為你們蜀山劍館能在蜀山一手遮天,今天發生在這裏的所有事情,我都已經記下了,明天我會在新聞發佈會上公佈出來,讓所有人都認清楚你的真面目!」

「你找死!」

趙賢心中大怒,再次朝着姜菲菲衝上去,但結果和剛才一樣,他又一次被彈飛了,而且比剛才還要慘一點。

連續兩次碰壁,趙賢也明白了姜菲菲身上必然有些能夠護身的東西,對於這個情況,他也不奇怪,畢竟他是少數幾個知道趙厄存在的人,對於一些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也有一些了解,也知道姜菲菲不是他能對付的,當即拿出手機給趙霜打電話。

既然已經動手了,那就絕對不能猶豫,必須要趁著今天晚上把所有事情都搞定,否則還不知道要生出什麼枝節,所以必須要請趙厄出手了。

結果他這邊剛剛把電話打出去,電話鈴聲就在門外響了起來,讓趙賢很是不解:難道趙霜就在外面?

他急忙打開門,結果就看到沈奇拎着趙厄和趙霜出現在門口,在沈奇身後,不管是他們蜀山劍館的弟子還是酒店的工作人員,全都倒在地上,昏迷過去。

沈奇把趙厄和趙霜丟到地上,「這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趙賢懵了,手裏的手機直接掉了下來,可趙霜身上的手機鈴聲還在繼續,似乎在嘲笑趙賢的不自量力。待老何記錄好任務之後,陳立又真心的向老何道謝:「多謝前輩的警告!

說實話我就是一新人,很多事情的並不了解,請問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

老何見陳立態度謙虛有禮,不由地滿意的點點頭,道:

「其實只有多注意一下就行了,修羅族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

只是你們知道

《從青雲門開始面板修仙》第一百五十一章初戰修羅族 「多長時間了?」

「什麼!?」

「這幾天你是不是每天都會過來看小皮蛋?」否則他怎麼可能跟楚可可挨那麼近,否則她怎麼看起來他跟楚可可才是夫妻,否則依照她對楚可可的恨和厭惡,怎麼可能會跟她和平相處。

靳子塵動了動嘴,最終只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初為人父的喜悅,讓靳子塵在工作期間時不時地就會想起小皮蛋那肉嘟嘟可愛的臉蛋,於是,將工作都在早上做完后,每天下午的時間他都會留給小皮蛋,而到了下班的時間,他會準點回家,以免喬思語誤會,可怎麼也沒想到今天喬思語會突然過來。

畢竟以前,喬思語一個人是絕對不會來靳家的。

心在一瞬間難受的厲害,喬思語原本以為不管靳家怎麼為難她,不管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兒,只要靳子塵在她身邊,她就什麼都不怕。可是現在,顯然靳子塵的天枰已經斜向了楚可可和小皮蛋,她要是再不努力,就只有輸的份兒!

突然,喬思語在陽台上看到了楚可可的身影,眼睛微閃,她伸手環住了靳子塵的腰,將腦袋靠在他身上后,脆弱又委屈地開口,「子塵,小皮蛋是你兒子,你來看他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我理解也不會怪你,我只是很怕……怕你有了小皮蛋和楚可可之就不要我了。」

以往靳子塵最反感喬思語的包容和大度,小皮蛋沒出現之前,他在外面找女人就是為了刺激她,可她一點都不生氣,那時候他氣的以為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可現在他發現她並不是不在乎他,而是因為太在乎,所以才事事順著他,也因為她的包容,他除了覺得愧疚她之外,並沒有什麼煩惱,這一刻,他真的是愛極了她的大度。

聽到她語氣里的不安,靳子塵抱著她的手緊了緊,「小語,你是我老婆,今生除了你我不會再愛上任何女人,也不會再娶任何女人,我們說好一輩子不離婚的,我怎麼可能不要你呢?你別胡思亂想了……」

是她胡思亂想了嗎?

領證的時候靳子塵說過會一輩子愛她,一輩子保護她,可一年後還不是提了離婚,雖然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不離婚了,可她一直記得他當時為了離婚做的有多極端!

如今又冒出來兩個對她威脅很大的人,她怎麼可能不亂想呢?

就在這時,靳子桐的聲音從陽台上傳了過來,「我說……大家都在等你們兩個人吃飯呢,你們能不能回家再秀恩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