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

轟轟轟!

那隻被灰色能量灌溉的邪魔直接爆發出龐大的氣勢,體型直接變大一倍,原先百米,現在直接變成兩百米大小了!

「還能融合??看勞資不射爆你!」梁山伯與豬硬來直接喚出機甲,手持一柄巨劍,直接斬下,將其一分為二,他以為擊殺,卻沒看到剛擊殺的邪魔又化作灰白光芒沒入了遠處另一隻邪魔體內,變成了更大一隻邪魔怪物!

「呵!戰鬥結束!小姐姐們….我…身寸的….帥嗎??」梁山伯與豬硬來,瀟洒叼著煙,逼格十足開口,淡淡轉過身。

然而一回頭,他直接當場吐了一口大老血!

偷香 三天後,程文出關。

這三天的時間,他一直在以體力進行功法的收錄和晉陞。

肉身極限消耗之後,又是通過修鍊緩緩恢復。

終於在第三天的時候突破到了中期,不容易啊,十八點資質,真心是拖後腿。

築基期就這樣了,以後可怎麼得了。

……

無盡妖域,金鷹崖附近的臨時洞府內。

鍾靈兒好奇的打量著四周,「師尊,這裡好大,比我們的營地都大。」

「當時可是抓了近兩百隻紅冠金鷹。」

程文笑了笑,開口說道:「不弄大一點,怎麼住人。」

說著,隨意指了一個地方,「坐下吧,準備突破鍊氣期,為師給你護法。」

「是,師尊!」

鍾靈兒面色肅然,盤膝坐下,運轉枯榮心經。

有著程文傳授的經驗,靈石也不缺,過程極其順利,靈海開闢出來后,威勢盪開。

程文渾身一凜,立馬傳音道:

「接收這些能量,於靈海之中凝聚丹田靈島,記住了,只要沒到極限,就不要停下。」

鍾靈兒沒說話,但已經開始按照程文的話去做。

她不知道這些能量是哪裡來的,反正就是那麼突兀的出現在丹田之中。

而且非常純凈,煉化起來非常順暢,一座靈島雛形出現。

「這就是丹田靈島么,好神奇,但是好難。」

鍾靈兒咬牙堅持,終究是苦出來的孩子,「絕對不行,不能放棄。」

心裡想著,突然傳音道:「師尊,還有能量嗎?」

「不用擔心能量,儘快凝聚靈島!」

程文見此,直接丟了一顆金色能量球進去,鍾靈兒彷彿夏日裡走進了冷飲店,忍不住呻吟一聲。

臉上微微一紅,但很快丹田的異動就轉移了注意力。

程文的能量球不斷塞進去,一千萬靈石的能量,直接把鍾靈兒的靈島擴展了十畝地的面積。

嗡!

一股氣浪蕩開,威勢瀰漫。

鍾靈兒剛剛突破,還無法做到收放自如,臉上有些不好意思。

「師尊,這就是圓滿築基嗎?」

「不要驕傲,對於那些修仙世家和門派而言,這些都是基礎而已。」

「怪不得散修那麼慘,這樣的差距,真的沒法比。」

廢話。

人家突破,起步就一顆極品靈石。

散修突破,弄一顆築基丹,都要給無數人當狗。

這怎麼能比?

「不要胡思亂想,好好穩固修為。」

「是,師尊。」

半個月過去,鍾靈兒終於可以將修為收放自如。

「師尊,我們要回去了嗎?」

鍾靈兒興沖沖的撲過來,她本以為是「度蜜月」的,誰曾想,師尊去狩獵妖獸了。

她硬是「獨守空閨」半個月,簡直煩得要死。

與其如此,還不如回幻神仙城賣丹藥。

「還不急。」

程文拿出一株月靈草,這是一株初級靈植,是初級丹藥月靈丹的主材料。

「把它收入靈島,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哦。」

鍾靈兒不明所以,但還是老實做了。

很快,她面露驚詫之色,「師尊,月靈草放進去了,天啊,丹田靈島可以放東西嗎?」

「拿出來看看。」

「好。」

鍾靈兒也想看看結果怎麼樣。

一剎那,月靈草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鍾靈兒手中,「沒什麼變化,師尊,丹田靈島真的可以放東西。」

「能種嗎?」

「種?」

鍾靈兒眼珠子一凸,隨即立馬試驗,「可以種!師尊,丹田靈島可以種植靈植的!」

說完,她反應過來,「師尊是不是也可以?」

「想到了?」程文白了她一眼,「一驚一乍的,像什麼話。」

鍾靈兒扮了個鬼臉,高興一笑,「師尊,那我以後是不是可以在丹田靈島開闢靈田了?」

「何止啊,聽說特殊體質的人,丹田靈島還有更多功能,你試一試,比如時間加速,比如真元澆灌等等。」

「嗯,靈兒這就試試。」

說完,鍾靈兒盤膝坐下,隨即皺了皺眉,「師尊,這些功能我都做不到,可惜了。」

「有什麼可惜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程文淡淡一笑,一副完全不在意的表情,「你現在就相當於多了一塊可以行走移動的靈田。

還是十畝地那麼大的靈田。

以後遇到好的靈植,不用擔心保存問題,直接種起來就行。」

「對哦,那樣靈植的生機就能得到最大的保存。」

「甚至以後修為突破了,丹田靈島擴張,你就是一個行走的靈植園都可以。」

程文輕輕一笑,說道:「配上你丹師的身份,倒是絕了。」

「嘻嘻,那都是師尊的功勞。」

鍾靈兒說完,突然眼珠子一轉,「師尊,要是這樣,我們鐵拳幫人人這樣,豈不是發財了。」

靈田可不是大路貨,對於家族和門派而言,那都是戰略資源。

「那可不行,你知道剛剛凝聚靈島消耗了多少能量嗎?」

程文翻著白眼,「足足一千萬下品靈石,你的這個靈島,一畝地一百萬啊!」

「一畝地一百萬,那不是虧死了?」

「虧個屁,你去問問那些世家門派,誰家的靈田要賣,一百萬一畝,我全要了。」

「……」

一百萬好像的確是買不起一畝靈田。

靈田可都是在靈脈的地表上開闢的,其所能創造的價值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

別說一百萬,一千萬都不賣。

別看數字挺大的,其實不過是下品靈石而已。

鍾靈兒吐了吐舌頭,萌的程文一臉血,「師尊,人家不知道嘛,那以後就不搞了。」

「不是不搞,你是我弟子,這筆錢我可以出,以後周文也是。」

程文淡淡說道:「但其他人就不可以了,這個可以寫入積分獎懲制度中。

誰想登高望遠,看一看元嬰期的風景,那就壓制修為。

先努力賺取積分,存錢,再來找我護法突破。」

「找師尊護法?」

「沒錯,我有一種特殊辦法,可以提煉出靈石裡面的靈力,將其濃縮為純凈的能量。

而如果單純的使用靈石的話,那需要極品靈石才行。

極品以下的靈石都有不少的雜質,那樣的靈石是無法凝聚靈島成功的。」

「師尊好厲害。」鍾靈兒眼中滿是崇拜。

「嗯,這是一句實在話,我就接受了。」程文深以為然。

鍾靈兒看著臭屁個不行的師尊,頓時噗嗤一聲笑開,臉上像是開了花。

真真是酸甜可口,某人一度蠢蠢欲動。

。 嘀唔嘀唔嘀唔——

最後,女人還是等到了警車。

原本還在那大喊流氓的女人,噗通一下坐了下來,眼神獃滯,喘著粗氣。

「怎麼回事?」

「警察同志,這個女人造謠污衊,損壞我們楚總名譽,楚總的意思是提起訴訟,要她賠償名譽損失。」

「都說了些什麼?」

說到這個,保安就好笑。

「她說,我們楚總搶她男人。」

這話一出,不光是這些保安,就連警察都忍不住笑起來。

「噗……這女人是認真的?」

「怎麼也不找一個靠譜的造謠啊,這一看就是假的。」

「那是,我們楚總那就是天上的仙女兒,這個女人就是地上那個爛菜葉子,勾引這種爛菜葉子的老公,楚總是眼瞎了嗎?」

「哈哈哈哈,別這麼說,或許人家沒有老公呢。」

「有老公估計也不著家,畢竟在家挺廢耳朵。」說完,盯着女人打量,「也挺廢眼睛的。」

這群人你一句我一句,不帶一個髒字,就將女人點評的一文不值。

可女人哪裏還有剛才的囂張氣焰,縮著脖子想多。

但,不是她想躲,就能躲的掉的。

剛一往後縮,她就被一個警員拽過來,手銬就這麼拷上了。

「行了,跟我們走一趟,把你那些故事都好好說說啊。」

女人呲著腿,說什麼都不走。